胸怀宇宙

懒政不作为,干饭也不吃你的

【赵瑞龙x李达康】可乐公子

*赵瑞龙就奇怪了,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友情提示:神他妈雷,节操为负,看文请谨慎




《可乐公子》


李达康小时候是个小胖子,圆滚滚的到处跑,田埂里山头上,跑得最慢还不服气的就是他。然而等他往上蹿个头的时候,他就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很多次他试图把自己吃胖点,省得一副看上去病殃殃的身子骨老被人念叨。但是不顶用,他对热量似乎有着非比寻常的抵抗力。

赵瑞龙拧开一瓶百事递给他,道,哥哥你想胖可以喝可乐。

李达康把可乐给他推回去说,这是给你买的。

赵瑞龙笑得像个八岁的孩子。哥哥你真好。


李达康当然不是赵瑞龙的亲哥哥,但赵瑞龙常说,他比亲哥哥还亲。身为秘书,对领导家孩子自然少不了照顾,赵立春没时间管儿子,于是李达康对赵瑞龙的照顾甚至细致到了饮食起居的地步。

赵瑞龙上高中时,李达康每晚都去他们校门口接赵瑞龙下晚自习。赵瑞龙是典型的问题学生,赵立春怕他晚自习后跑到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去,就给李达康添了项任务:看着赵瑞龙,给赵瑞龙补课。

他很公道,除工资外还付给李达康一份做家教的钱。

赵瑞龙不爱学习,但李达康给他补课他还是很受用的。他最喜欢每天下晚自习和李达康肩并肩回家的十几分钟路程,李达康会听他吹牛,再买一瓶可乐堵上他的嘴。

赵瑞龙喝了很多可乐,喝着喝着他就胖了。他拽过李达康的手摁倒自己绵乎乎的肚子上,道,哥哥你摸,我长胖了。

你该运动。李达康说。

我该把肉匀给你点。赵瑞龙说。

又贫嘴了,李达康把他手拨拉开,昨晚作业没写完,今天又被老师关禁闭了吧?

闻言,赵瑞龙反而委屈了。这都怪你啊哥哥,你讲的我都听不懂。

哪个听不懂?听不懂你不会问?

问了也听不懂。

李达康伸手揪他的耳朵,是听不懂还是不想听?

赵瑞龙装模作样地嚎叫,不是不想听,你讲的我都想听。

那你为什么还不会?

我想让你多讲几遍。赵瑞龙不害臊地盯着他说,我就喜欢听你说话。



赵瑞龙的房间富丽堂皇像个宫殿,宫殿里有他心爱的记忆床垫,摆着成套漫画的架子和一张比起其他略显寒酸的学习桌。

但现在,这张小桌子成了赵瑞龙最喜欢的地方。

二人并肩伏在学习桌前,李达康纤长的手指捏着他的卡通图案圆珠笔在纸上飞速演算着。他帮赵瑞龙推导数学公式。

赵瑞龙不想推导公式,他想推倒李达康。

他盯着那只手,心想哥哥的手长得真漂亮啊。他又偏头,做贼似的偷看李达康的侧脸。哥哥脸也好看,鼻尖小小的,嘴唇薄薄的。

李达康无知无觉地继续讲题。

赵瑞龙抓过桌上的半瓶可乐,咕噜噜喝了个光。

哥哥。赵瑞龙打了个甜味的嗝,突然道。

嗯?怎么了?

你亲过嘴吗?

李达康困惑地盯着他:什么?

赵瑞龙厚起脸皮问了第二遍。他觉得李达康肯定听清了,只不过被问懵了,故意装没听清而已。

李达康不知他又在琢磨什么幺蛾子,不耐烦道,你能不能集中注意力?你爸花钱可不是让你在这扯犊子的。

赵瑞龙嗤之以鼻。他爸的那几个破钱他才不在乎,他以后会有很多很多钱。他摇晃李达康的胳膊,耍无赖道,哥哥,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李达康窘迫极了,急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给我放尊重点。

哎呀,哥哥好凶。

李达康啪地一拍桌子,看题!

赵瑞龙不情不愿将视线挪回演算纸上。没过一分钟,他又打岔说,哥哥,要不你把初吻留给我好不好?说着还嘟起嘴巴要证实什么一般,我初吻也在呢,不让你吃亏,咱俩相互留着。

李达康冷冷一笑,心道赵瑞龙尽在那放屁。光他看见赵瑞龙搂着小姑娘往死里亲就不知道有几回了。

他什么也没说。赵瑞龙幼稚的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咱们拉勾勾。

李达康伸出手,赵瑞龙大喜过望递出小手指,不料李达康路线一转,赏了赵瑞龙清脆的一巴掌。

赵瑞龙捂着脸。老爸找了个全世界最凶的秘书。




赵立春的车很宽敞,后座可以躺人。赵瑞龙霸占那一方空间,思忖着如何把李达康摁到这上面,亲他,摸他,干他到哭。他感觉胯下似乎起了些反应,不过动作不敢太放肆,眼睛也不敢乱瞟。因为赵立春正跟他坐在一起。

车停在一家小超市门前,李达康从超市出来,匆匆拉开副驾驶车门,上车。系好安全带后,李达康手往后一伸,递给赵瑞龙一瓶可乐。

赵瑞龙欢天喜地地接过。

赵立春很不满:达康,别再给瑞龙喝些乱七八糟的,看他胖的。

不等李达康开口说什么,赵瑞龙就开始辩解了。不怪哥哥,也不能怪可乐,胖是因为我吃多了不运动,哥哥也喝可乐,可他就不胖。

赵立春板着脸对李达康道,你别总惯着他,听见了没。

不会了,赵书记。李达康唯唯诺诺的说。

赵瑞龙道:爸,一会儿你去开会,哥哥他一秘书也进不去会议室,就让哥哥带着我玩儿行吗?

赵立春皱眉:你让人家带着你玩什么,你弱智还是没长大?不会自己玩?

赵瑞龙嘴巴一扁,还真装得和个孩子似的。不是,爸,我是觉得我自律性差,有我哥看着我能防着我惹事。

赵立春想了想,行吧,放老实点,别他妈给我瞎胡闹。

到了省委大楼,赵立春一下车,赵瑞龙就伸手管司机要车钥匙。

司机为难了,赵公子,这⋯⋯

没事,你就给他吧。李达康不咸不淡的说,他就想开着玩玩,干不了别的,再说还有我在呢。

你别闹啊。司机走后李达康故作严肃地警告他。得令。赵瑞龙嘻嘻一笑钻进驾驶座,把车开到省委花园一处树荫重重的地方。

你要干嘛啊?李达康问。

赵瑞龙下车,又把李达康从副驾驶上拎出来,连推带搡塞进后座。

赵瑞龙摁住他的肩膀车里一推,紧跟着自己也爬进去。不待李达康坐直身体,赵瑞龙便像只树袋熊一样牢牢扒住了他。李达康重心难稳,咚地栽倒在弹性极好的皮质车座上。赵瑞龙的可乐味儿无孔不入地箍紧了他。

哥哥你好香。赵瑞龙埋首在他颈窝里,鼻尖贴住他的皮肤使劲吸气,痒得李达康一个激灵。

你起来!

赵瑞龙才不会照做。李达康觉得极其不舒服,对他又踢又打。不过既然他被可乐喂出了那么厚一层肉,挨上两拳又有什么关系。

瑞龙,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分!

赵瑞龙无所谓地勾了下嘴角,用力往前拱了下胯。哥,你碰到我关键部位了。

李达康登时脸色惨白。

赵瑞龙压住他两支细条条的胳膊,倾身去亲他的嘴。李达康左右摆头,想尽办法摆脱。

赵瑞龙,你他妈!

哥哥,这儿不是发脾气的地方,你配合点。

李达康脊柱钻过一束阴寒。他愣住的片刻,赵瑞龙终于如愿以偿。

甜的。被撬开齿关的李达康恍惚地想。



金山县这地方烂透了。赵瑞龙烦躁的想,招待所没有空调,电视是黑白的,晚上还他妈有蚊子。他被蚊子蛰得委屈,就去敲李达康宿舍的门,把晕乎乎的李达康拽到他房间给他打蚊子。

白天李达康工作很累,饶是被赵瑞龙这么一折腾依旧困得直点头。赵瑞龙就不停磨他,哥哥,你别睡,我血要被蚊子吸干了。

李达康迷糊地说,你睡吧,我给你看蚊子。

赵瑞龙心满意足地拉上被子睡了。第二天清早醒来李达康早已不见踪影,揉揉眼睛,发现墙上拍了几块新鲜的蚊子血。

暑期调研算不少学分,不完成毕不了业。赵瑞龙以此说服赵立春,抱着一腔使命感来到李达康任县长的著名贫困县完成任务。他也承认自己来的目的不纯,但他就是想看一看他哥哥,怎么了。

然而李达康没空管他。李达康太忙了。

赵瑞龙把李达康找给他的调研资料翻了个遍,实觉索然,随手往床上一甩,出门了。他跑到县政府院里,那停着一辆玻璃都烂了的破吉普。

李达康刚拧完车钥匙,油门还没踩,赵瑞龙拽开副驾车门,呼咚一声上了车。

李达康不悦道,瑞龙你下去,别打扰我工作。

哥哥你这么嫌弃我,那我还不如不来。赵瑞龙委屈巴巴道。

那你就回去。

你就那么烦我。

李达康心软了一瞬,赵瑞龙的可乐味的嘴巴就贴了上来。一只暖烘烘的手钻进衣服,手指迟缓地扫过他的肋骨。

哥哥又瘦了,最近没喝可乐吧。赵瑞龙在亲他的间隙含混地说,老爷子怎么想的,这地方也太破了,居然把你放到这来。

行了,行了⋯⋯李达康挣扎着推他的脸,我还要去工地呢,你别闹了。

我舍不得让哥哥受苦。赵瑞龙跟他分开,抬手抹掉他嘴角的一块湿润,盯着他眼睛若有其事地说。让我跟你去吧。

李达康烦躁地呼了口气,行吧,到了工地你注意安全别乱跑。

OK。

结果那天工地死人了。



李达康缩在房间里,胳膊拄在桌上,脑门抵着手背。消瘦的身体不停地抖。赵瑞龙坐在他身边,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手脚长得像多余的般,往哪放都不对地方。

回招待所的路上赵瑞龙一直徒劳地说,哥哥你别哭了,我都看见了,那不是你的错。

李达康听不见他说话,自顾自地念叨着,我完了,这回我完了。

赵瑞龙说,不会的,哥哥,真不会的。不就死个老头嘛,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没了谁地球都照样转。

李达康腾地坐起来,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赵瑞龙耸肩道,可我确实没感觉,我也假想装一下同情,可我没那么虚伪。今天确实挺凶险的,不过其他人怎样我不在乎,你没事就好。

你,你⋯⋯瑞龙,你真是⋯⋯

李达康似乎患了失语症,又似乎不认识赵瑞龙这个人了。

良久他讷讷地看着赵瑞龙说,出了人命你就这个态度,瑞龙,我不知道你的脑子里到底都想些什么。

我想操你。赵瑞龙迅速而坦诚地说。

李达康双唇剧烈地颤动着,他像是要被赵瑞龙给气死了。

你给我滚。

莫名其妙的,赵瑞龙被他这副脆弱的模样深深迷住了,非但不滚,反而扑上去一把将李达康捞进怀里,流氓一样压下头去强吻对方。他撕扯李达康沾满灰尘的外套,去扒李达康松垮陈旧的运动裤。

两条瘦弱的腿暴露在赵瑞龙视线下时,李达康崩溃地哭了。

他试图把自己蜷缩起来,那双令赵瑞龙喜欢不已的手苍白地抓着内裤,做最后的抗争。他不停让他滚,扭动着,寻机会踹他,都没用。赵瑞龙迟迟没能得手,开始暴躁起来,色欲熏心下他也不顾怜惜,伸出手掌去捂李达康的嘴。

哥哥,别叫,安静点!

赵瑞龙!你再不滚我杀了你!

别叫了!赵瑞龙紧张起来,往门口瞥了一眼。真是愁死他了,李达康反抗激烈,让他连给自己脱裤子的时间都没有。你乖一点,我是真心喜欢你的,都好几年了,就体谅体谅我吧,求你别闹得没法收场!

救命,救命!

走廊里响起跑步声,须臾之后,易学习一脚踢开招待所的木头房门,紧接着王大路也冲了进来。



哥哥,你消消气。赵瑞龙说,对不起。

李达康把自己关进易学习的宿舍,把赵瑞龙留在蚊子肆虐的走廊里。

真的对不起。赵瑞龙懊悔地拍打自己的脑瓜子。我就是个傻逼,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你就当我有病,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李达康不会回应他,但他依然锲而不舍地喋喋不休,也不知作态给谁看。易学习和王大路面面相觑——大领导的儿子脑回路就是非同凡响,闯这么大的祸还跟过家家玩似的。

他们今天已经够糟的了,出了这么大事,是倒了几辈子血霉还要伺候这个瘟神。

真是个人渣。屋内李达康心说,比人渣还人渣。

人渣无意义地叫唤半天,终是放弃了。他转而面相易学习和王大路,油嘴滑舌道,二位大哥,我哥哥今天情绪不好,我没办法了,求你们帮我哄哄他。

易学习差点没忍住骂出口:你他妈麻溜滚蛋了他自己就好了。

赵瑞龙不是个喜欢到处刷负面印象的人。他给他们洗脑说,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追他好几年了,事情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坏,真的,他是我哥哥,我们再闹矛盾还能怎样啊,我都当是家务事。

易、王二人震惊于他的淡定和无耻。

哦,当然不是亲哥哥,要是亲的,那不成乱伦了么。赵瑞龙讪笑一下,自以为幽默地说。易学习王大路当然不会被他所谓的幽默逗笑,事实上他们在为赵立春居然生了这么个混账儿子感到可悲。

赵瑞龙无知无觉地继续说,你们对我也别有偏见,我不说别的,就对我这李达康哥哥,那是恨不得放心尖上疼的。看他难过委屈,我心里也跟被人捅了一刀似的,所以如今他身上这么大压力,我不能不管。他不是要修路吗?我对天发誓,我能想办法让他修完。但毕竟因为修路死了一个人,具体结果我现在也不好断定。不管怎样,我呢,也没脸再说保护他,但金山县这条公路是他的心血,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保护的。所以——

话没说完,紧闭的宿舍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你能不能滚。李达康愤恨地瞪着他,阴郁地问。

好,我滚。赵瑞龙一副好说好商量的样子。你别生气了,跟我这种东西生气,不值得。

滚。

好,我马上滚。赵瑞龙堆起一脸苦笑,一步步后退,直到彻底消失在李达康的视野。他回房间收拾好行李,孤零零往楼梯下走。他自认为可以做到很多,可目前除了“滚”,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

可我真的没有欺负他。他漫不经心的想。我那么喜欢他来着。


END.

评论(5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