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宇宙

懒政不作为,干饭也不吃你的

【赵立春/双书记】芒(四)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主高李,有大量赵/高和赵李提及。

 

  @伏鹿 

 

(四)

 

 

赵立春听说省里组织的进修之旅居然促成了一对鸳鸯,冷不丁地笑了。刘新建感觉那笑容阴仄仄的,令他脊背上直钻凉风。赵立春仿佛听故事听上了瘾,一个劲催他继续往下说。刘新建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复述他打听来的消息。据说在赴美期间高育良一直致力于帮李达康戒烟,结果李达康烟没戒成,他自己倒跟着沾了一嘴烟瘾。

 

赵立春听完了心情不错,问刘新建对此有什么看法。刘新建被问得有点懵,又不干他的事,他还能有什么看法。不过赵立春既然发问,那么他也不介意顺势踩李达康一脚。

 

他们把党组织赋予的机会拿去到资本主义社会享乐,未免有些太过分。刘新建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

 

都什么时代了,又不犯法,人家谈个恋爱怎么了。赵立春责怪地剜了他一眼。干好你的工作,少在背后嚼同志的舌根。

 

刘新建连连称是。不说不行,说了还挨骂,领导真他妈难伺候。

 

归国的飞机上,高育良和李达康仍然挨在一起。他们盖着一条毯子,毯子下十指相扣。飞机正穿过白茫茫的云层,李达康坐在靠窗的位置,他一动不动盯着外面看。高育良伸出手掌遮住他的眼睛,让他稍微睡一会。

 

育良啊,我睡不着。李达康按下他的手诚实地说。我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但我说不上来为什么。

 

高育良心想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不在赵立春眼皮子底下他敢随便放肆;等回到汉东,无论是他还是李达康,都不过是赵立春手心里的蝼蚁罢了。

 

别担心。趁没人注意他侧头吻了下李达康的眼角。这份温情却更令李达康感性起来,他攥紧毯子下高育良的手,深呼吸了几下,才轻声对高育良说:怎么说呢,就是一想到要回去面对有些事,我就怪别扭的。

 

“有些事”指的八成便是赵立春了。高育良不清楚李达康和赵立春的过往,遂不太能够感同身受。但就他自身而言,他同样也不想见到赵立春的。

 

就别说傻话了,高育良挠挠他手心,对他说也对自己说,毕竟是领导,该面对还得面对。

 

飞机准时在京州国际机场降落,取完行李,高育良顺手把李达康拉进洗手间。他把门一插,揽住对方就深吻下去。虽说是回国,然而于他们而言则更像是暂别。过不了多久他们这些公派海归将被派往汉东不同县市任职,除非到省里开会一类的特殊情况,今后估计是不会轻易见面了。李达康自然明白高育良的意思,松开行李配合地把手臂环到高育良背上,给人顺气般顺着脊梁来回轻抚。

 

高育良帮他抹了下嘴唇,气氛旖旎,李达康的脸颊应景地红润了。

 

小别胜新婚么。高育良说。

 

他的幽默把李达康逗乐了。想到即将降临的未来,李达康心潮起伏又平静。好好干啊,育良同志,他拍拍高育良的上臂,揶揄道,你要干不好就跟我回家,给我做饭去吧。

 

达康同志,你是在小瞧我的能力,还只是在单纯的嘴馋?高育良惩罚性地在他耳垂上咬了口,趴在他耳边,特意重读了“能力”二字。李达康从头到脚扫过一波激灵,赶紧把他往外拱——在这种地方擦枪走火就不好了。

 

我要过很久没有性生活的日子了。

 

这位同志好像忘了我也是同一种情况。

 

……

 

对话仿若触及了什么心事,他们两厢沉默一会,随后心照不宣地离开这方逼仄的空间。强行苦中作乐也没什么意思,谁也不是小孩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能成固然好,成不了也没法强求。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随后八年高育良和李达康各自调动两次,无从得知省里安排是有心还是无意,每次调任他们都被安排在汉东相隔最远的两个城市。没有合作甚至没有竞争,因而连电话联系都显得十分没必要。一切平静得好像赵立春已经把他们给忘了般,就在李达康以为他和高育良之间又是一段无疾而终时,省常委会又做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决定。

 

他们将在汉东经济强市吕州组成一套全新的领导班子,高育良任市委书记,李达康任市长。

 

 

 

 

 

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不论李达康还是高育良的第一感受都是荒诞。他们都算年轻,都是有能力的人,对彼此性情也都算了解,然而这并不等于他们适合在一个班子里共事。相反地,正因为彼此了解,他们才认为这样的搭配太过诡异。

 

一定有什么坏事要发生。八年前回国时没来由的恐慌感再次找上门来,让李达康在就任前夜烦闷地吸了半宿烟。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般没有把握的感受了。

 

新班子组成的当天,已任职为汉东省省委书记的赵立春也到了吕州。吕州市委大楼是幢新楼,政府是一个地方的门面寒碜不得,加之大有经济强市秀肌肉的意思,纵而大楼建得尤为气派。赵立春在大楼前与全省最年轻的领导组合合影,高育良在左李达康在右,而他本人则笑得如沐春风。深秋天干物燥,强风一阵接一阵掠过空旷的市委大院,带走不少悬于枝头的枯叶,也带走李达康眼球表面为数不多的水分。他难受地眯起眼睛,前面摄影师却不停招呼他把眼皮睁开点。这时赵立春的手不动声色地移到他腰上,不疾不徐在腰与臀部相连处来回抚摸。

 

李达康浑身肌肉倏地绷紧了,他错愕地偏头去看赵立春,而对方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达康,放松点。赵立春说,又侧身同他耳语。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最喜欢你,你真令我骄傲。

 

谢谢赵书记厚爱了。李达康迅速恢复了冷静,他早已不是那个动不动就乱阵脚的愣头青了。他展开一个圆滑的笑容,道,您放心吧,您与组织如此重用我,我一定不辜负你们的期望。

 

赵立春简直要为他的回答笑出声来。

 

达康,你这是做什么?怕我?赵立春嘴角往下一弯,故作一副失望表情。你呀,你把我赵立春当什么了?我没有别的用意,我又不是旧社会的恶家长,你跟育良真心实意谈恋爱,我还能棒打鸳鸯拆了你们不成?

 

李达康脸上红了又白,恼火和羞辱两相交织,堵得他说不出话。赵立春果然什么都知道,只是一直懒得提醒他罢了。亏得他这些年一直有意无意为和赵立春划清界限做准备,现在看来那些爱惜羽毛的动作几乎要同个笑话一般。这位占有欲和控制欲都强到疯狂的省委书记根本没想要放过他。他知道他逃不掉飞不远就任他往高了飞,所有的纵容只不过是一场处心积虑的等待,等机会来了再找他秋后算账而已。

 

别担心。赵立春语重心长地说,语气之耐心宛如李达康还是十几年前那个跟在他身后诚惶诚恐的小秘书。他是不是诚心对你,一起工作上一段时间,很快就看出来了。你看,我这不就是在给你们创造机会么。他对你不好,你还有我呢。

 

李达康方要说什么,摄像师忽然吆喝一声,让他们看镜头。赵立春撤开手,一如什么也没发生再次面向前方。整个过程中高育良的手一直在背后攥紧,面上倒并无什么多余的表情。他不会在赵立春旁边特意找存在感,永远也不会。

 

 

 

 

送走赵立春这尊大佛,李达康和高育良终于艰难地团聚了。前些日子他们虽都出现在省委为吕州新班子的事做准备,但碍于工作和各方面眼线无法过多交流。因为异地他们的关系不咸不淡持续了八年,如今以这种方式见面,都不由分说地感慨起造化弄人。

 

按市委安排二人住隔壁。晚上李达康敲开高育良家房门,手里捧着一口电饭锅。

 

我们住一起。他笃定地望进对方的眼睛,像在给高育良证实什么般,不容拒绝地说。

 

你给我做饭吃。

 

好。

 

李达康放下锅,不带力道地往一边踢了踢。他凑近高育良,二人身高相仿,刚好鼻尖抵着鼻尖。

 

我和赵立春……赵书记,以前确实有过。他坦率地说,以一种无所畏惧的、亡命徒的姿态对他全盘托出。我觉得你早知道了,但我说不说,却是两种不同的态度。育良,如果你介意,我不纠缠你。

 

高育良近距离与他对视,发现记忆中身着粉衣服无比年轻的李达康,眼角也生出细纹了。他探出手指碾平那些细小的沟壑,可它们偏生顽固地刻在那里。

 

我不介意。他抱住他,和八年前一样狂热地吻他。我没资格。


 


一辆简易的破车。 

 

多穿点,别着凉了。高育良道。十一月刚到,暖气还没来,外面虽晴着,屋里却冷得瘆人。李达康无所谓地摆了下手,蹲在地上在一堆衣服里翻找烟盒和火机。不是他非要抽事后烟搞情_调,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做_完_爱后不抽烟他就像缺了点什么。

 

你到底哪来那么大烟瘾。一向注重养生的高育良有些不满。抽那么凶不怕得肺病吗你?

 

当秘书时留下的习惯。李达康边翻边说,浑然不觉身后高育良神色已然阴沉了几分。以前经常熬夜写材料,领导嘛,话都不说全,材料里该写什么全靠秘书自己猜。猜对了是领导的,猜错了就是一顿臭骂,被骂的惨了就愁得直抽烟。再后来养成习惯,想戒也戒不掉了。

 

高育良轻哼一声,不置可否,仰在床上闭目养神。他想说又没说,自己最讨厌的就是李达康抽烟的模样。

 

李达康什么也没翻到,颇为暴躁地踢了脚地上的西装外套。转而他又觉得在高育良面前做出这种动作不太妥当,便补救般的说了句,听说吃甜食能降低烟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诶,你不也抽烟嘛,咱们一起试试呗。

 

高育良眼睛打开条缝,虚乎地盯着窗外,似乎在斟酌着什么。良久他说,我们院子里有个花坛,看模样好像也没人利用。你爱吃甜瓜么?我叫汉大学生送点好种子来,来年春天咱们种一些。

 

那敢情好哇。李达康乐了。高老师,还是你贴心。你知道吗?我小时候住在农村,每天路过合作社瓜田,里面结的瓜那个吸引人呀,想不惦记都不行。

 

行了行了,快去洗澡吧你,再不去真着凉了。高育良并没有让他打开话匣子的意思,打发他道。刚来就把市长大人弄感冒,我要成吕州的罪人了。他自嘲地说。

 

趁李达康去浴室的功夫,高育良翻出床头柜里的血糖仪。测过之后他把试纸抛进垃圾桶,若无其事地戴上眼镜读起那本早已翻阅无数遍的《万历十五年》。


TBC.

好好的一发完PWP让我写成了连载_(:з」∠)_


下章大概就真·完结了。大佬们多给点评论吧拜托了


看见负面评价挺糟心的,邪教西皮本来就冷写着自爽而已,不爱看您绕远吧别帮我处心积虑分析文里这不对那不对了,反正辣着您眼睛我是不会付钱的。



评论(67)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