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宇宙

懒政不作为,干饭也不吃你的

【赵立春/双书记】芒 (七)

*芒者,刺也。

*主高李,有赵高和赵李提及。

 

  @伏鹿 

 

(七)

 

 

李达康刚给赵立春当秘书时赵瑞龙才初中毕业。这小子嘴巴甜,第一次见他,张口就一个哥哥,腻歪得李达康脸红半天。等两人混熟了关系反倒不错,赵瑞龙上了高中,李达康这位哥哥还去给他开了几次家长会。赵瑞龙成绩挺好,就是人有点皮,全让赵立春和两个姐姐给惯的。赵立春工作忙懒得管,两位姐姐又舍不得骂,所以当时能制住他的也就剩李达康一个。

 

赵瑞龙大二那年李达康去了日本,回来后又到闻名汉东乃至全国的贫民窟金山县就职。有一回赵瑞龙以完成暑期调研作业为由跑到金山找李达康玩,没过几天这位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就让金山县凶悍的蚊子蜇回了京州。打那以后他们哥俩就不常见面了,赵瑞龙倒是有心,逢年过节还记得给李达康发短信问候一下,尽管内容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祝我亲爱的李达康哥哥官运亨通平步青云,早日当上汉东省省委书记!——诸如此类。

 

在李达康眼里,赵瑞龙一直是个孩子,即便这个孩子有些特殊。赵瑞龙既能喊他一声哥哥,他也自恃能做到把赵瑞龙当亲弟弟对待的。

 

但这不代表他想在自己办公室见到赵瑞龙。

 

赵瑞龙比李达康小六岁,今年刚好三十。三十岁的赵瑞龙和十五岁的赵瑞龙自然大不一样——他的面貌打扮精神头都发生了太大变化,以至于让李达康看着有那么点……别扭。

 

规矩的蘑菇头变成光润的大背头,一张娃娃脸倒是还圆溜着,就是笑容看上去油腻了太多,眼神也精明了。

 

听说哥哥你病了。赵瑞龙说。本想去医院看你,但听隔壁那高书记说你今天出院,所以我就来这等你了。

 

李达康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脸上贴笑,身体前倾。

 

行啊瑞龙,时间抓得够准的啊。

 

赵瑞龙道:可不就。我刚从我老爸那过来,他最近还经常念叨你来着,说你光顾忙工作了,也不回去看看他。

 

是啊,挺久没见到立春书记了,不妥当,等我得空就回趟京州,陪他散散心叙叙旧。

 

哥哥,我不说虚话,我爸他啊确实惦记你了。来吕州前他还让我给你捎几句话呢。

 

李达康做出洗耳恭听状。那还等什么,快传圣旨吧?

 

赵瑞龙脸一板,把赵立春的模样学得惟妙惟肖。

 

我爸说,你啊,太与世隔绝了。你事业在上升期,当光杆司令对你没好处。他让你没事多去省委跟领导们走动走动,以免到某些时候没人帮你说话。

 

李达康连连点头。行,你让立春书记放心,他的金玉良言我记下了。

 

还有,赵瑞龙说,他让你别和高育良闹那么僵,弄得外人一看,好像你多仗势欺人似的。不单对你不好,对我爸的影响也不好。

 

是啊,李达康说,这方面我做的确实太偏激了。回去告诉立春书记,我一定改。

 

那就好。赵瑞龙说。

 

呐瑞龙,你不会是单为了给立春书记传几句话特意跑来吕州的吧?李达康笑着说,我了解的赵公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到底什么风把你给吹吕州来了啊?

 

赵瑞龙眉毛一挤,失望地呻吟道,哥哥你对我的解了也太片面了。吕州可是我赵瑞龙第二个家乡啊!你该有印象吧,就那月牙湖北边的那个高档别墅区,那是我赵某人的产业,我的第一桶金!

 

赵瑞龙一说李达康便想起来了。他内心滋味复杂——那别墅小区给他的印象可不怎么样。瑞龙啊,不是我泼你冷水。李达康皮笑肉不笑地说,你那住宅小区杵在一片5A级旅游景观里,说实话,有那么点碍眼。

 

哈哈哈……好了哥哥,不说这个了。赵瑞龙闻言干笑几声转换话题,他解开交叠的二郎腿,换了个流里流气的姿势岔开着,仿佛躺的不是人家办公室而是自家的沙发。

 

赵瑞龙道:现在我呢,也开始做生意了。四年前捞的一桶金,我一直没舍得花出去,就想等个更好的机会。正犹豫着呢,嘿,刚好你们吕州开始搞这月牙湖项目。我啊,对吕州和月牙湖有感情,那是我的风水宝地啊。所以不管事业干到哪,我总想回来。哥哥,我现在要来建设家乡了,来你这儿呢,就是想让你给我个回报社会的机会。

 

李达康乐了,这赵瑞龙拐弯抹角的,说到底不过是想来发财,先跑他这来开个后门而已。

 

机会,有啊!他假装没听出赵瑞龙话里有话,兴致勃勃地说,瑞龙啊,现在到处都是机会啊,没问题啊!你想投资什么,按程序把计划做好,再按程序交到相关部门去,各方面审核都通过了,我们再依法给你审批就是了。

 

哥哥!赵瑞龙啪的一拍膝盖,摆出个愁眉苦脸的模样。他叹着气,宛如在为李达康的不上道表示无奈。

 

要真那么简单我还来找你来干嘛啊!

 

哟。李达康仿佛来了兴致。他目光锁着赵瑞龙,眯起眼睛笑吟吟的问,我的大公子,你是想要建个什么啊?大宫殿啊?还是什么什么……生化实验站?那你别吓唬我啊,我这小小月牙湖可容不下你。

 

没那么夸张,哥哥你想哪去了!还生化实验站,你电影看多了吧。赵瑞龙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我就想在月牙湖畔建个美食城,就个美食城而已,你给个痛快话,你能不能批吧。

 

瑞龙啊。我不太了解你的美食城是怎么个开法,不过照我设想的话,这排污量……不小的吧?李达康不算满意地咋舌道。我可以给你批,就是你这污水净化系统设施必须得完备,不能让一滴污水流入月牙湖。你想,万一要是污染了,那吕州老百姓还不得骂死我啊?诶等等,你那什么眼神?该不会赵总你压根就没考虑过给这方面设置预算吧?那可不行啊,坚决不行!

 

赵瑞龙僵硬地咧了下嘴,油嘴滑舌套了半天近乎,这下不正经起来不行了。

 

唉,不批就不批吧。赵瑞龙说,对了哥哥,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来吕州当市长吗?

 

李达康猜测赵瑞龙的葫芦里有药要卖。

 

哦?为什么?

 

因为我爸知道,这个位置,除了你,别人都干不了。赵瑞龙喝了口茶,觉得味道很差似的一个劲往杯子里瞧。他晃晃茶杯又撂下,帮李达康分析说:我爸来汉东快三十年了,早前呢也在吕州干过。他常说啊,吕州那月牙湖畔的老城是他心里的一块疙瘩,早该动了却又不好动,等他想动的时候,又已经调任了,之后也一直惦记着。为什么他把你安排过来,那是因为他对你有信心,就知道你能帮他完成改造月牙湖这个夙愿。

 

李达康沉默片刻,道,没有负立春书记的期望实在太好了。

 

赵瑞龙直视他的眼睛,别有深意地说:哥哥,原本我爸特意嘱咐我,如果这美食城批了,让我务必好好感谢你。他说,除了你李达康哥哥肯干事能干事,在别人那,你等到下辈子也捞不着这机会。当然,他也说了你爱惜羽毛,就算不批也不让我找你的麻烦。

 

这……李达康讪讪地笑,摇了摇头。

 

抱歉瑞龙,如果你拿不出妥当的计划,美食城我真批不了。那不合情理也不合法。我真不是针对你,你先回去,要是立春书记误会了的话,我亲自给他打电话汇报,你看成吗?

 

诶,哥哥你这说哪的话呢。赵瑞龙一摆手大度地说。这样吧哥哥,你对我这美食城的具体事务还不了解,光凭我一张嘴在这嘚啵,可能给你造成了错误印象。确实,凡事得客观,我呢就回去尽快做出个书面计划来,到时候你再看看,再看看。

 

成。李达康无从选择只好答应。

 

送走赵瑞龙后,李达康即刻给月牙湖项目指挥部去了电话,告诉他们千万要严把环保关,不要给月牙湖生态带来不可挽回的伤害。挂上电话后,他的思绪呈现了短暂的空茫状态,出院后的好心情也一扫而空。赵瑞龙的到来给他的工程又笼上一团阴云,他知道赵瑞龙绝不会善罢甘休,更令他不安的是,赵立春似乎有让他给赵瑞龙批美食城的意思。

 

这就很棘手了。李达康沉默地点了根烟掐在指尖,靠着窗台抽得心事重重。

 

他感觉自己无意间跳进了一个圈套。

 

 

 

赵瑞龙第四次为美食城找来时李达康的耐心差不多要被耗尽了。尽管他已经回绝了四次,但只要赵瑞龙还孜孜不倦地往他办公室跑,他心就没法真正放下。赵瑞龙给他送来不少古玩字画,他说不出究竟该作何感想。这赵公子何苦多此一举,他又不是不知道他除了抽烟之外一点爱好都没有。

 

当然即便给他送烟他也不会要的。

 

真够磨人的。美食城的事前前后后折腾了快半年,李达康虽说不上心力交瘁,却也被膈应得够呛。他信不着别人,便只能跟高育良抱怨。

 

计划缺陷、投资风险、环保不过审,能用上的理由我都快用尽了。再这么下去,我可真怕自己坚持不住,一个犯傻就当了历史的罪人。李达康想到赵瑞龙持续半年的软磨硬泡,自嘲地说。我就想给吕州老百姓某点福利,可这臭小子偏要来给我添堵。

 

高育良脸上闪过一丝心事重重的笑意,好在李达康正忙着点烟,没看见。高育良当然知道赵瑞龙背后有赵立春的授意,只是李达康不愿意跟他说罢了。

 

李达康长长地吸了一口,烟草味让他神经松懈不少,连带浑身肌肉都没那么紧绷了。诶,育良。他往高育良的花盆里弹了截烟灰。瑞龙这几天也找过你吧。

 

找了。高育良心疼他的盆栽,忙不迭用手指把李达康的烟灰拨拉出去。你不用担心我,只要你还坚持,我牙关也绝不松开。

 

我没有那意思。李达康责怪地说。他相信高育良,发问也只为从高育良那得到一句确认。他从未怀疑过拒绝赵家美食城的出发点,但这事坚持下去也未必得到什么好结果,继而立场动摇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他得时不时确认一下自己对赵立春的阳奉阴违是正确的、有意义的。

 

最近他时常想起十几年前在京州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陈岩石说给他的那几句话:做人心术要正,脊梁要直。当时他和赵立春还没断,故而那话听起来异常刺耳。然而时过境迁,十几个春秋过去了,再品味起来又觉得不无道理。这次他可能真的要对不起赵立春一回了,只不过一想月牙湖几千年几万年的生态还需要他这位市长守护,他转而又有了底气,不再为辜负赵立春而心虚。

 

你抽烟就抽烟,能不能不祸害我的花?

 

李达康回过神,高育良正恼火地拔掉他的烟戳进垃圾桶。李达康心不在焉说了句抱歉,他还真没注意自己又把高育良的花盆当了烟灰缸。

 

 

 

赵瑞龙没来找李达康第五次,不过没什么可庆幸的。再次走在月牙湖泄洪口河堤上李达康心乱如麻。初秋天高云淡,脚下水闸将湖水切成一道道湍急的瀑布,涛声震天。

 

山水如画。

 

省委书记赵立春陶醉地眺望这全汉东最壮美的景色,感慨地说:真是副好风景。达康啊,你是不是觉得,和这美丽的大自然相比,我赵立春连个屁都算不上?


TBC.


实在困成傻逼重头戏就放到下章吧√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