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宇宙

懒政不作为,干饭也不吃你的

【赵立春/双书记】芒(八)

*芒者,刺也。

*主高李,有赵李和赵高提及。本章为赵李篇幅。


 @伏鹿 


(八)

 

赵立春感慨地说,真是副好风景。达康啊,你是不是觉得,和这美丽的大自然相比,我赵立春连个屁都算不上?

 

李达康叹息。立春书记,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赵立春收回视线,回过身仔细地看他。良久从嗓子里咕噜出几声讥笑。

 

行,你想装不知道就装不知道吧。

 

书记,您一定误会我了。李达康规矩地站在离赵立春不远不近的地方,蹙着眉,仿佛在为赵立春刻薄的“装”字而愁苦。他说:您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哪能不感激,而且这么多年了,我对您有多尊重,您也不能装作看不见啊。

 

赵立春缓慢地点了点头,他拖着长音哦了一声,状似恍然。

 

对,你说的对,你对我可是感恩戴德得不得了,从金山县那次出事之后,你就生怕给我惹麻烦,再也没主动找过我。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行,我错了,你用心良苦,是我小人之心了,我跟你道歉。

 

李达康苦笑,他想赵立春又要骂他白眼狼了。二人沿河堤前行,赵立春目不斜视,李达康无意识地搓了搓掌心,抬脚跟上赵立春的脚步。李达康一同以往跟在右侧偏后的位置,对于上下级而言,这是个极其舒坦的距离,如果他手里有东西,稍微抬下胳膊便能递到赵立春手里。

 

立春书记,这是何必呢?您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他微微前倾身体,让自己显得恭敬些。如果赵立春还固执于去提起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他怕是会表现出不耐烦,于是他提醒自己说,赵立春不是为他来的,是他的宝贝儿子为赵瑞龙来的,有些东西能敷衍就敷衍,没必要在往事上画蛇添足。

 

我毕竟跟了您……五年呐。李达康斟酌着用词,好把过去的那些提及得委婉些,既有承认错误的态度又不至于令赵立春产生什么错误的遐想。

 

他轻声说,那五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从您那学来一颗敢为发展打头阵的进取心。从金山一路到吕州,为了追上您的步伐,为了给汉东百姓做事实,我恨不得把自己都烧干净了给汉东的发展当燃料,您对我的影响真是太大了,太大了。

 

这点你做得很好。赵立春道,停顿了几秒,又意味深长地说,可达康啊,你也就这一点没让我失望了。

 

赵立春和李达康说话有个习惯。他每说完一句,便会停上一段时间,用以观察和等待李达康的反应,这对他而言是种乐趣,然而对无心往深里谈的李达康来说则无异于一种折磨。

 

不如把想说的都说出来吧,再不说怕是要没完了。李达康心说。他心一横,快走几步抄到赵立春身前。他扔开那些违反他本意的卑微姿态,挺直了脊梁直视赵立春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反问:书记,难道这还不够吗?


——那您还指望从我这得到什么呢?

 

 

李达康这副态度既在赵立春意料之中,也出乎他意料之外。赵立春不是毫无心机的傻子,他早有心理准备,准备着哪一天他亲手培养的李达康会撇下自己独自闯荡。但他仍然低估了李达康的心坚硬的程度——五年的感情,上千个朝夕的形影不离,说不存在就不存在了。不能说完全不失望,不过赵立春的心情倒也没有太大起伏,毕竟李达康跟他太过相像,换到他自己身上,他大抵也会做出同样选择。他们结局一早便写好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李达康他是他的骄傲了。

 

够了。他轻描淡写地说。他给了李达康答案,拨开后者清瘦的身体继续走他的路。快到湖岸时,赵立春又问,你跟高育良还好吧?

 

挺好的。李达康说。

 

我倒是听说你们经常争执。

 

意见不同,哪个班子里都经常有,不碍的。李达康说。还是时间短,再磨合一段时间,相互适应适应就好了。

 

不是你们相互适应,是他在适应你吧。赵立春啧了声,如若发现了什么趣事,眯着眼睛仔细品味起来——高育良和李达康,这老天爷可真有意思。

 

李达康装作听不懂赵立春的话。立春书记,安排我跟高育良来吕州可是您的主意。

 

赵立春哼笑着,不置可否。他们并肩沿楼梯下行,李达康从右侧换到左侧,让赵立春挨着扶手。赵立春瞧了眼他的前秘书,不禁猜测对方是出于他的安全考虑还是为了更方便躲开他。他不喜欢李达康与自己间若即若离的距离,于是探手过去一把拧死对方的手腕。李达康错愕地挣了挣,没挣开。

 

书记?

 

赵立春以拇指蜻蜓点水般在李达康腕子内侧描着圈,亲昵有余、情色不足,教人揣摩不出用意来。

 

达康啊,为了你和育良好,我得提醒你点事情了。为官也好,做人也罢,你不能太犟。该聪明时得聪明,该糊涂时也必须得糊涂。有些事呢,松松牙关,你让一步对谁都好。

 

李达康问:让一步,比如说?对谁让步?

 

赵立春手掌滑到李达康手上。

 

我有两个女儿,但就瑞龙一个儿子。我知道你看不上他,我生了个没出息的东西,这我也承认。达康,当年因为你,我当了个糟糕的父亲,因为整整五年,我把心思都花在了栽培你身上,对亲生儿子反倒疏于管教,以至于他一棵苗长成了歪树。现在我也到了要服老的年纪,我今后靠不了你,我认了,可我总得给瑞龙留一条后路。我这辈子没求过谁,这次我就求你,看在你和我们父子那五年的情分上,瑞龙他要在月牙湖开的美食城,你个当哥哥的,就给他批了吧。

 

 

 

平生第一次,李达康对赵立春产生的,不是爱慕,不是敬意,不是畏惧,甚至不是失望和无力反抗的无奈感,而是一份强烈到让他齿冷的怨恨。除了对赵立春颠倒黑白偷换概念感到愤怒,盘踞他身体里的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愚蠢和盲目的嘲笑。

 

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赵立春,想从对方的眼里挖掘出一丝羞耻或愧意,看看赵立春究竟还有没有廉耻的概念。然而赵立春的眼中除了平静还是平静,仿佛刚才想借他手为赵瑞龙谋私的一番话毫不荒唐、理所当然。

 

李达康曾为赵立春付出过全部,哪怕知道会走到分道扬镳的地步,他也从没为那段往事后悔过。他一直认为,他从赵立春那得到的远比被赵立春剥夺的多得多。他之所以能保持心怀感恩,不依靠也不找麻烦许多年,正是因他坚信赵立春是个有底线的人。

 

所以他才强行忽视了某些在他眼中瑕不掩瑜的小事——去招待所贪凉,去高档茶馆消遣,亦或是去汉大找些年轻人鬼混;所以他才疯狂地从赵立春身上汲取某些品质——宏图与远见,手腕与魄力,以及一颗为了事业奋不顾身亡命徒般的决心。

 

赵立春比李达康见过的任何人都更有魅力。他不完美,但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只是今天李达康突然看清,赵立春什么都有,唯独没有良心。

 

不在赵立春掌心里的那只手揪紧西裤侧边的布料,手指错位般的疼痛。另一只手也从赵立春手中抽离,李达康最初的信仰至此一寸寸冷下去。

 

没有谁是特殊的。您就瑞龙一个儿子,三百万吕州老百姓,也只有一个月牙湖。您是瑞龙的父亲,但我是吕州百姓的父母官。他生怕赵立春落下一个字,慢慢地、不迟疑也不停顿地说。我可以做您眼中的喂不熟的白眼狼,可以做挡了瑞龙前路的恶人。我不敢自称是什么好东西,但我绝不做历史的罪人。

 

赵立春安静地听着他说下去。

 

话已经说到这里,不差最后一句了。李达康踢了踢沉睡在沙滩上的贝壳,在赵立春面前释怀地垮下肩膀。没有什么以后了,立春书记,我们到此为止吧。

 

言罢李达康听天由命地笑起来。这是他有史以来最不冷静的一次了,自我警告了无数次,结果还是没忍住和赵立春撕破脸。作为一时嘴瘾的交换,他的仕途可能要就此结束了。可他连一丁点的不甘心都没有。

 

他什么都不想考虑,只想同赵立春彻彻底底地切割。

 

说得那么严重干什么。赵立春渐渐扯出一个森冷的笑容,他用一种全然陌生的目光凝视着李达康,其下翻滚着肉眼可见的疯狂。

 

说过多少次了,我不会逼你。别把我说得那么坏,也别把自己形容得像个英雄。

 

赵立春轻浮地捏住他的下巴又松开。

 

达康同志,我们来日方长。


TBC.

本章开始就要进入持续高能阶段了√

由于弱智乱撕指甲食指肿成香肠,打字rio痛,各位大佬能赏评就赏评不赏评赏个心,犒劳犒劳我吧(•͈˽•͈)

评论(28)

热度(130)